<menu id="aikqa"></menu>
  • <menu id="aikqa"></menu><menu id="aikqa"></menu>
  • <menu id="aikqa"><tt id="aikqa"></tt></menu>
  • <menu id="aikqa"></menu>

    攝影"雅好"成墮落推手

    發布時間:2014-11-03瀏覽次數:73

     

    攝影"雅好"成墮落推手

     

    ——貴州省公路局黨委原書記周金毅違紀違法案剖析

    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 

      2012年,貴州省紀委查處了一起貴州省公路工程建設領域腐敗窩案,省交通系統10名黨員領導干部被移送司法機關,涉案金額5000余萬元。貴州省公路局黨委書記周金毅因個人受賄170.48萬元、共同受賄550萬元(個人分得200萬元)被開除黨籍、開除公職、判處有期徒刑13年。

      縱觀周金毅貪腐案,一個典型特點是,不法分子抓住其喜歡攝影的“雅好”,攻陷了他的廉潔防線。攝影非但沒有陶冶出周金毅的情操,反而映照出了他腐化墮落的軌跡。收受高檔相機,到風景名勝區縱情“取景”,成為他違紀違法的軌跡。

    漫畫 李明新

      頂風受賄,不鑒前車

      周金毅掛職鍛煉期間,省交通廳原廳長盧萬里案發,全省交通系統“地震”。省紀委就該案引發的深刻教訓,層層開展警示教育。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一邊是組織上的苦口婆心,一邊是周金毅的置若罔聞、無動于衷,在他的思想深處,并未繃緊廉潔自律這根弦。周金毅收受的第一筆錢,竟然就是盧萬里案件查處之后不久

      周金毅也曾經優秀。1958年1月,周金毅出生在貴州偏遠的石阡縣,經歷過文革、“上山下鄉”的他,恢復高考后憑著自己的努力,考入貴陽師范學院,畢業后分配到貴陽交通學校當體育老師。他陽光、活躍、充滿朝氣,很快就被推薦擔任校團委書記。

      1984年3月,周金毅調到省交通廳,先后擔任交通廳共青團工委負責人、辦公室秘書、辦公室副主任、政策法規處處長等職務。工作能力突出、勤奮好學、為人低調嚴謹是同事們對他的評價。2000年3月,作為副廳級后備干部,周金毅被派往金沙縣掛職縣委副書記,鍛煉兩年,時年42歲。

      正是周金毅掛職鍛煉的這兩年中,省交通廳原廳長盧萬里案發,全省交通系統“地震”,案件涉及交通系統廳、處級干部數十人,其中不乏當年國內頗有名氣的頂尖橋梁專家。省委、省政府領導痛心疾首,要求深刻總結案件發生的教訓,舉一反三,防止悲劇重演。省紀委就該案引發的深刻教訓,在全省交通系統層層開展警示教育,并將盧萬里案件通報交通系統全體黨員干部。

      當時,周金毅作為省交通廳的一名干部,目睹了自己身邊許多同事的落馬,也參加了組織上的各種教育活動。然而,前車之鑒、組織上的教育并未在周金毅思想上產生深刻的觸動。

      言者諄諄,聽者藐藐,一邊是組織上的苦口婆心,一邊是周金毅的置若罔聞、無動于衷,在他的思想深處,并未繃緊廉潔自律這根弦。翻閱周金毅的卷宗,我們痛心地看到,周金毅收受的第一筆錢,竟然就是盧萬里案件查處之后不久!

      2000年,貴州省高速公路開發公司的工程師柴某得知周金毅要去金沙掛職,想盡辦法與周金毅套近乎,請求周金毅在合適的時候,給他安排點工程做。周金毅把時任黔西公路管理段段長劉某介紹給了柴某,并讓劉某安排點工程給柴某做。在劉某安排下,柴某得到金沙至黔西的一段油路改造工程。為感謝周金毅幫忙,柴某送給周金毅1萬元人民幣。

      對這一筆錢,周金毅記憶深刻:“那是一個沉甸甸的信封,里面裝有1萬元,那是我第一次收到那么多錢?!?/p>

      千里之堤,潰于蟻穴。此后,柴某多次向周金毅行賄,累計達20.5萬元,周金毅已無法拒絕。

      “我就這樣像青蛙一樣,在逐漸升溫的水中舒舒服服地走向‘死亡’,完全喪失了反應機制,走上了違法犯罪的道路?!敝芙鹨阍诨谶^書中說。

      攝影迷心,魂魄不在

      周金毅愛好攝影,走到哪里,拍到哪里。一些不法分子為靠近他,自學攝影,并“謙虛”地向他請教攝影知識,拜他為師。不僅送他高檔相機,還“包吃包住”,與其結伴去眾多風景名勝區“取景”

      中國歷史上一向有“雅賄”一說。相對于真金白銀這樣赤裸裸的交易,古玩字畫、各種器物,往往是行賄者拉攏腐蝕黨員干部的迂回手段。當面送上,黨員干部當做小愛好,送的人也好,收的人也好,不失身份、不丟臉面。于是就有周金毅這樣的官員們,毫不設防地“上鉤”。

      2004年,掛職鍛煉回來后,周金毅被提拔到省公路局擔任黨委書記,有了更大的權力,也面臨著更大的腐蝕風險。遺憾的是,面對權力這把“雙刃劍”,周金毅未能獨善其身,在利益誘惑面前敗下陣來。

      正如周金毅所感嘆的:“過去,在事業上有追求,想奔個好前程不想貪;擔任辦公室副主任、政策法規處處長和金錢打交道少,沒有機會貪;到公路局任黨委書記后,權力大了,說話也管用了,辦事也順暢了……”公路局黨委書記這把“交椅”,引來了一些利益追逐者對周金毅的拉攏腐蝕,也讓他在迷途中走向了犯罪的深淵。

      2008年,貴州省獲得了多達上千億的高速公路建設項目,省委、省政府決定將大思、思遵、仁赤三條高速公路交給省公路局負責承建,這改變了省公路局只負責二級路維護和行政管理的職責,成為高速公路建設項目的發包方、政府投資項目管理方。從未搞過高速公路建設的公路局,急需引進熟悉高速公路建設的專業人才。在周金毅力薦下,他的老鄉——省橋梁公司王某某順利調到省公路局,負責高速公路招投標工作。

      早在1984年,王某某就通過周金毅的引薦,交通學院畢業即分配到省交通廳下屬企業橋梁公司工作。如果說,柴某使周金毅的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動搖的話,那么這個老鄉王某某,則是周金毅走向毀滅的重要推手。

      到了公路局以后,王某某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將他提攜多年的施工隊負責人彭某和吳某某拉上,幾人出資500萬元成立了貴州新科路橋公司,搭建他們圍標串標的平臺。王某某給彭某和吳某某下達了新的指示:“沒有周書記,我們的事情搞不定,你們負責照顧周書記及其家人的生活,其他的事情我來辦?!?/p>

      周金毅有個高雅的愛好——攝影,作為貴州省攝影協會的會員,作品也小有名氣,走到哪里,拍到哪里。

      為靠近周金毅,彭某、吳某某開始自學攝影,并“謙虛”地向周金毅請教攝影知識,拜周金毅為師。一次吃飯,周金毅給幾個新徒弟介紹相機時,談到了自己用的相機是尼康D200,而馬上要出的尼康D300性能更加出眾。幾個月后,尼康D300上市,吳某某立即出錢購買了4臺單價3萬元的尼康相機,周金毅及王某某、彭某、吳某某人手一臺。

      對于這種“雅賄”,周金毅拿在手中,愛不釋手,既然是徒弟所送,那么就收下吧。有了好相機,就得有好風景,很快,打著攝影的幌子,彭某和吳某某又邀請周金毅和王某某外出旅游照相,一路包吃包住。

      呼倫貝爾草原、大理三塔、麗江玉龍雪山、新疆的大漠戈壁、廣西桂林等地,處處留下了周金毅們的身影。而周金毅也樂得給這些“菜鳥”普及攝影知識。2010年的一天,彭某和吳某某又購買一臺價值13萬元的林哈夫相機送給周金毅,周金毅也欣然收下。

      很快,吳某某還因周金毅的妻子姓吳,而與周金毅攀上了親戚,周金毅家里的事情,大到去北海投資買房,小到老人壽辰、逛商場買東西,吳某某總會及時出現。

      就這樣,一個利益同盟誕生了。幾年下來,彭某和吳某某送給周金毅的物品和現金累計近40萬元。另一方面,周金毅的這些徒弟又打著周金毅的旗號,大肆圍標串標、干著見不得人的勾當,牟取暴利,可惜還沒等到周金毅拿到分紅,就走進了牢房。

      利令智昏,搞亂市場

      周金毅對王某某的腐敗問題有所察覺,找王某某到辦公室談話。王某某當即承認,并說:“有了自己的公司,公司運行好了,大家才方便?!敝芙鹨懵牫隽送跄衬车脑捦庵?,這是另外一種誘惑,要么同流合污,要么“大義滅親”。遺憾的是,他最終選擇了前者

      招投標制度的意義在于通過公平、公正、公開的市場交易,優勝劣汰,實現資源的高效、優化配置,同時激勵企業完善管理、提高質量,其目的是杜絕人為的影響,把權力關進制度的籠子。

      身為省公路局黨委書記的周金毅,作為代表政府管理政府投資項目的管理方、發包方,本應嚴格執行招投標制度,把關系貴州發展的交通基礎設施建設工程,建設成為優質、高效工程。然而,周金毅把這些工程當成了其發財的機會,為了一己私利,肆意踐踏制度,縱容王某某等人違規成立個人公司承攬工程,大搞圍標、串標,謀取利益。

      在與周金毅接觸的過程中,王某某費盡心思。他利用各種與周金毅接觸的機會,不斷給周金毅灌輸思想:“現在全國高速公路網絡都已經建設得差不多了,進入了后高速發展時代,如果不是因為經濟壓力,可能省里面也不會有那么多項目,能干點事就干點事吧,也要為自己將來想想?!闭f得多了,周金毅也聽進去了。于是周金毅從最初的不置可否,到最后也給王某某感嘆:“是啊,我再往上是爬不上去了,是該為自己考慮考慮了?!?/p>

      周金毅對王某某的腐敗問題曾有察覺。一次席間,吳某某無意說漏嘴,透露了與王某某共同開辦公司的事情,周金毅第二天就叫王某某到辦公室解釋,王某某當即承認是有此事,介紹了公司的基本情況,并說:“有了自己的公司,公司運行好了,大家才方便?!?/p>

      周金毅聽出了王某某的話外之音,這是另外一種誘惑,要么同流合污,要么“大義滅親”。遺憾的是,周金毅最終選擇了前者。

      讓辦案人員感到震驚的是,作為省公路局黨風廉政建設的第一責任人,周金毅非但不追究王某某的責任,反而縱容包庇、同流合污。有了這一次匯報,王某某更是從幕后走上了前臺,再也沒有什么顧忌了。于是,省公路局所承建的三條高速公路,成了王某某利用職權,大搞圍標串標的舞臺,一個沒有任何業績的新科路橋公司,竟然將國內無數大型路橋企業擋在門外,而這些落標的大型企業,只能在新科路橋公司的手下分一點工程來做。

      在周金毅密切交往的圈子中,除了王某某、彭某、吳某某,還有一個特殊成員——闞某某。闞某某是貴州省公路局下屬貴州通力達公路工程監理咨詢有限責任公司退休人員。

      按道理,闞某某年紀一把,應該在家安享天年,可闞某某甘愿當周金毅的“馬仔”。每個周末,約打麻將,安排吃喝的必定是闞某某,每次打牌吃飯,闞某某、吳某某、彭某、王某某都鐵定到場,這個圈子成為了周金毅最重要的朋友圈子。

      2010年,貴州省公路局進行仁懷至赤水高速公路建設工程招標,國內某企業參加投標,闞某某很快就與該公司西南指揮部總工程師曹某聯系上了。曹某得知闞某某與周金毅關系非同一般,于是承諾一旦中標,愿意拿出中標價的2%至3%給闞某某打點關系。

      2010年上半年的一天,闞某某到周金毅辦公室,稱對方愿意按中標價的1.5%給予提成,并說:“我們可以分到550萬元,其中有200萬元是你的?!敝芙鹨隳J了,說:“事成之后再說?!敝?,周金毅打電話給高建辦副主任兼總工程師王某某,讓王某某關照該企業投標事宜。

      面對這筆巨額賄賂,周金毅既興奮,又有些膽怯,于是他想出了一個自以為很高明的“妙招”。

      2010年8月,中鐵隧道三處中標仁懷至赤水高速公路第十一標段土建工程,中標金額3.7億多元。闞某某如約從中鐵隧道三處按3%提點的商定,獲得了1100萬元的提成。在得到中鐵隧道三處的現金后,闞某某拿給周金毅20萬元現金,又以代購貴重物品和代付購車定金的形式拿給周金毅10萬元,其余170萬元,周叫闞代為保管。

      2011年1月,周金毅搬家需要購置音響,叫闞某某從存放于其處的贓款中拿出5萬元支付音響款。2011年6月,周金毅的兒子要買車,周一邊叫兒子去看車,一邊通知闞某某陪著去看車,在看好了一臺凱迪拉克越野車之后,闞某某從周金毅存放的錢中拿出55萬元支付了購車款。

      周金毅自以為犯罪手法高明,一方面,錢不在自己這里,安全,不怕被查;另一方面,自己要花錢的時候,隨時可以提現,方便。周金毅對自己收受賄賂的方式大為滿意。殊不知,他的這一做法無異于掩耳盜鈴,給自己挖掘了“墳墓”。(張永嵩 姜伯青)

      懺悔錄

    “有錢才是硬道理”害了我

      我1982年從大學畢業后,就分配到交通系統工作。過去,在事業上有所追求,想奔個前程不想貪;擔任辦公室副主任、政策法規處處長時和金錢打交道少,沒有機會貪;到公路局任黨委書記的前三四年,還是想把工作搞好,不愿貪。

      但是,自從走上公路局黨委書記崗位后,情況發生了變化。權力大了,說話也管用了,辦事也比較順暢了,一些人利用我重老鄉情、重朋友情、重親情的特點,不斷向我靠近。特別是公路局承擔高速公路建設任務以后的這兩三年,他們千方百計投我所好,和我建立起比較緊密的關系。

      而我在這些鄉情、友情、親情面前,沒有管住自己的嘴,沒有管住自己的手,沒有管住自己的腿。只要說是老鄉、朋友約請吃飯,不管是不是“鴻門宴”,基本上都去了。雖然我對其他不熟悉的人、信不過的人送的錢都拒絕了,但對身邊自己認為是信得過的人送的錢財都伸手接了。

      他們知道我喜歡旅游、攝影,基本上每年都要陪同我到一些風景名勝區去,而我也樂此不疲。在這樣密切的交往過程中,他們對人生觀、價值觀的看法,逐漸影響了我。使我的人生觀、價值觀發生了變化,認為有錢才是硬道理,逐步放松了警惕,心理防線節節失守,甚至還主動去迎合他們。

      我知道他們靠近我、拉攏我、千方百計滿足我的要求,目的是利用我手中的權力,幫助他們去獲得利益。但由于思想發生了變化,對他們的做法不但沒有制止,反而只要他們對我提出要求,我覺得撕不下面子,基本上都幫了他們。當他們達到目的賺到錢后,拿錢來感謝我,我認為是正常的,又不是我主動索要的。唉,只要思想的防線垮了,最后的底線就守不住了。

      他們送的上萬、幾萬的禮金,我認為是人之常情,禮尚往來,忘記了收受超過5000元的禮金都屬違法;明知道他們的行為都是違法,也不管不顧地幫忙打招呼,對他們送來的錢也肆無忌憚地收了。沒有去想一想拿走這些錢后,施工單位必定會在工程上弄虛作假、偷工減料、以次充好,將對工程進展、工程質量、工程安全留下多大隱患,帶來多大的危害。我就這樣像青蛙一樣,在逐漸升溫的水中舒舒服服地走向“死亡”,完全喪失了反應機制,走上違法犯罪的道路。

      反思我違法犯罪的過程,我不怨恨別人,只怨恨自己。因為只要是有人的社會,人都會去追求他的利益的。關鍵是作為一名共產黨員,一名黨員領導干部,在主觀上是否能真心抵抗得住誘惑、守得住清貧、耐得住寂寞。而我恰恰忘記了一名共產黨員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宗旨。自己走上違法犯罪道路,是自作自受,罪有應得。

      我對不起黨多年來的教育,對不起上級組織的培養,對不起年過八十白發蒼蒼的父母,對不起妻子、兒子,對不起兄弟姊妹,過去他們以我為榮,現在他們以我為恥。痛定思痛,后悔已晚,我心甘情愿地接受黨紀國法的懲罰。(摘自周金毅懺悔書)

      辦案者說

    對“雅好”當慎之又慎

      攝影,本是“雅好”,不想卻成了周金毅貪婪的捷徑。

      “他們知道我喜歡旅游、攝影,基本上每年都要陪同我到一些風景名勝區去,而我也樂此不疲?!被乜粗芙鹨愕膲櫬滠壽E,攝影成為不法分子攻克周金毅思想防線的重要方式。正是借著攝影的機會,不法分子不斷腐蝕、拉攏周金毅,使他的人生觀、價值觀逐漸發生變化,從不以為然到逐漸認同,逐步放松了警惕,心理防線節節失守,讓人慨嘆。

      其實,領導干部有點愛好本無可厚非。工作之余,拍攝一些關注民生的作品,既能推廣當地的文化,也能提高領導干部的修養。但是,愛好歸愛好,決不能愛之無節、好之無度,必須慎重,必須牢牢記住一條紅線——遵紀守法,公私分明。否則,“雅好”變成“雅賄”,悔之晚矣!

      《清朝野史大觀》記載:清道光年間,刑部大臣馮志圻酷愛碑帖書畫,但他從不在人前提及,以防有人投其所好。一次,有位下屬送給他一本宋拓碑帖,馮志圻原封不動地退回。有人勸他打開看看無妨。馮說了一句話,意義深刻:“封其心眼,斷其誘惑,怎奈我何?”

      古人尚且如此,今人更當警醒?。◤堄泪?姜伯青)

    拉开窗帘做感受
    <menu id="aikqa"></menu>
  • <menu id="aikqa"></menu><menu id="aikqa"></menu>
  • <menu id="aikqa"><tt id="aikqa"></tt></menu>
  • <menu id="aikqa"></menu>